老大哥在看着你(老大哥在注视着你什么梗)

爱旅行 414 2024-07-20 10:38:02

《1984》是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长篇政治小说。这本书实际上写于1948年。有人说《1984》这本书是奥威尔对未来世界的展望。这是一部反乌托邦小说,往往以反人类、极权政府、生态灾难或其他灾难性的社会衰落为特征。这种社会出现在很多艺术作品中,尤其是以未来为背景的故事。

大洋洲是典型的极权社会。它被党内的一群人所控制。当权者被人民亲切地称为“老大哥”。他可以通过显示屏监控每个人。到处都挂着“大哥在看着你”的横幅。在大洋洲,常年战乱不断,人民穷困潦倒,一切都要靠政府扶持。

温斯顿·史密斯是真理部的雇员,他在真理部工作多年。他的工作就是根据统治者的需要,把“不应该存在”的新闻全部修改,然后虚构出现实中“应该存在”的人物或事件。慢慢地,温斯顿感到有点恐慌。他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他觉得一切都是可以捏造的,那么这个世界上什么是真实的呢?

从此,温斯顿开始写犯有“意识形态罪”的日记,收集旧报纸和古董。渐渐地,他发现了一些被证伪的现实:这个国家没有战争,他们大张旗鼓地报道战争,只是为了让人们更加团结稳定。他渐渐意识到大洋国的一切都是假的,每个人的生活都被安排好了,人就像提线木偶。

温斯顿开始反抗,他遇到了奥勃良。奥布莱恩说他和温斯顿是“同一类人”,并给他看了一本“解释社会现状”的书。温斯顿毫不犹豫地信以为真,加入了他们的“抵抗组织”。就在这时,温斯顿遇到了让他魂牵梦绕的女神朱莉娅。大洋国不允许自由恋爱,所以这坚定了温斯顿反抗的决心。

为了摆脱“老大哥”的监视,温斯顿从一家古董店的老板那里租了一间没有监视器的房间,在那里偷偷和朱莉娅约会。但是这种永远“躲在黑暗中”并不是温斯顿想要的。为了公平地和朱莉娅在一起,他开始向奥勃良求助,却被他出卖了。

温斯顿被带到“慈善部”。原来奥勃良和古董店老板是大洋国的“思想警察”,他们开始给温斯顿以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奥勃良又给温斯顿看了一遍《解释社会现状》这本书,问他是否相信里面写的内容。温斯顿不做声,奥勃良说:“我不信,因为这本书是我写的”。

原来所谓的“抵抗组织”都是“思想警察”组建的。他们盯着温斯顿已经有七年了。“意识形态警察”早已认定他有“意识形态犯罪”的倾向,但由于他的罪行不足以逮捕他进行“意识形态改造”,他们导致温斯顿犯下更大的错误,例如,在日记中写下“打倒老大哥”。

温斯顿勃然大怒。他发现一切对自己来说都是陷阱,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侮辱。他坚定地告诉自己“你一定要坚持下去,证明这个世界是荒谬可笑的”。温斯顿备受折磨,但他没有妥协。他对朱莉娅的爱一直支持着他。

直到奥布莱恩拿出一把装着老鼠的武器,温斯顿回忆起小时候被老鼠咬的经历,他放弃了抵抗。他对奥勃良说:“让他们咬朱莉娅。我不管是谁,只要他们不咬我”。恐惧战胜了爱,温斯顿被宣布成功,他的心灵变得“纯洁”,他重获自由。

1984年,奥威尔描绘了一个令人恐惧的“僵尸”世界。在一个虚假的社会里,极权统治者扼杀人权,剥夺自由,控制思想。人们的生活陷入了极度贫困,下层阶级的生活变成了单调的循环。主人公温斯顿是这个社会唯一的叛逆者。他看似随波逐流,但内心深处却崇尚自由。他不想一直生活在“大哥”的监督下,想“生活在一个没有黑暗的地方”。他还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会在日记里写“自由就是说2+2=4的权利”。但是温斯顿内心的萌芽很快就被极度的恐惧压制和摧毁了。最后背叛了爱人,失去了最后的理智,接受了2+2=5甚至任何数。温斯顿似乎在平静的水面上激起了一阵涟漪,然后他又恢复了平静。

也就是说,二加二等于四。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其他事情也是如此。

作为旁观者,我们会赞美他的反抗。至少他曾经是个战士,他也觉得温斯顿的感情和信仰容易受到极度恐惧的伤害。然而,一个人永远无法单独与最高统治者竞争。我们心里清楚,温斯顿越反抗,就离死亡越近。但与那些“化为乌有”的顽固分子或塞米伊这样的聪明人相比,温斯顿是幸运的,他还有机会被“改造”。在书的结尾,当温斯顿在街上再次看到老大哥的雕像时,激动得热泪盈眶,因为他觉得自己真的很爱老大哥。

思想犯罪不会带来死亡,思想犯罪本身就是死亡。

最让我感到讽刺的是大洋洲的四个管理部门,他们的名字与他们的所作所为背道而驰。大洋洲的统治主要依靠四个重要部门。真理部负责编造谎言,篡改历史,财富部负责掩盖贫穷,装点门面,和平部负责战争事务,与敌国作战,仁爱部负责改造犯了“思想罪”的人,帮助他们“改邪归正”。政府故意发动战争制造贫困,让他们为了生存没有时间去想更多的事情。于是,战争成了和平的保障,自由是变相的奴役,群众的愚昧反而成了维护社会稳定的力量。

也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役,无知就是力量。

在大洋洲,到处都是矛盾。统治者“老大哥”可以渗透到每个人的生活中,但是从来没有人真正见过“老大哥”,从来没有人否认过他的存在。只是大街上到处都是“大哥在看着你”的标语,让人处处感受到“大哥”的注视。哲学家米歇尔·福柯说过,“凝视就是力量。别人凝视带来的不是主体的知识,而是一种规训和权力的压迫”。但“大哥”并不是随时随地盯着你在做什么,而是让“被看”的人意识到自己处于一种不断暴露的状态,也就是说人在心理上已经被征服了。

这让我想起了今天的网络时代,越来越多的大众媒体在引导人们“统一思想,排斥异己”。这是一个他们可以自由发表意见和看法的时代,但却不得不小心翼翼,稍有不慎就会遭到围攻和谩骂。在信息社会,我们正不自觉地接受网络世界的“规训”。随着电子产品的发展,我们的“秘密”暴露在公众面前。没有隐私的人经常被人牵着鼻子走,就像奥威尔描述的那样。奥威尔曾经说过,“如果你想知道未来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想象一下每个人都戴着面具的场景”。

1984年在现实世界中并不存在。我们庆幸自己生活在一个思想不受束缚的时代。但是在广阔的世界里,有无数的人和事影响着我们的思想和行为。要理性,独立思考,明辨是非,从事物的表象看本质,不盲从。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为真正自由的个体。

对未来,对过去,对思想自由的时代:每个人都不一样,不再孤独一辈子。献给真理永存的时代,献给事情已经发生而没有篡改的时代。我们这些生活在没有自由和贫穷的年代的人,生活在老大哥和双重思想的阴影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