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纳斯是罗马神话中的(维纳斯是罗马神话中的神)

生活主编 64 2024-07-18 15:43:12

01、最“黄”的诗

1916年10月,近代著名大文豪郭沫若写了一首现代情诗。

《Venus》(即维纳斯,罗马神话中的美和爱情女神)

我把你这张爱嘴,比成着一个酒杯。

喝不尽的葡萄美酒,会使我时常沈醉。

我把你这对ru tou,比成着两座坟墓。

我们俩睡在墓中,血液儿化成甘露!

1921年,这首诗收入了郭沫若第一部诗集《女神》,一部奠定新诗盛世到来的诗集!

此诗甫一问世,便引起轩然大波。

这首诗是郭沫若写得最“黄”的一首诗,太露骨了,太大胆,太超前了。

郭沫若以极大的勇气,天马行空的想象,大胆直露地展现了自己似火浓情。

此诗第一节中,郭沫若就直言不讳地写了“爱嘴”一词,并将“爱嘴”比喻为“酒杯”,将接吻比喻为喝醉了酒。

第二节更是把堂而皇之地将ru tou入诗,并将ru tou想象成是“坟墓”。

最后以“血液儿化成甘露”收尾,无论想象、意象,还是画面、情感,极具冲击力。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此诗手法略为浅显。

可是当时,新文化运动方兴未艾,封建传统文学思想还占据统治地位。

郭沫若如此奇特瑰丽的想象,大胆直露的表达,着实有些惊世骇俗,整个中国文坛为之震惊。

所有人都蒙了,这小子是谁?真敢写啊!

还有的人很好奇,这诗是写给谁的?

02、一见钟情

郭沫若,原名郭开贞,四川乐山人,光绪十八年(1892年)出生。

1914年1月,郭沫若在大哥郭开文的资助下赴日本留学;

同年秋天考入东京第一高等学校第三部医科预备班。

1915年,郭沫若转入冈山第六高等学校学习。

那时候郭沫若只想学好医术,做一个好医生,用他的话来说就是

“做一个跑道医生,背着药囊,走遍全国的乡村,专门替贫苦的百姓作义务的治疗”。

实际上,郭沫若缺乏学医的热情,他更喜欢从事文学创作。

1916年夏天暑假期间,郭沫若忽然听到一个噩耗,

他在东京第一高等专科学校的好友陈龙骥得了肺病,送进了圣路加医院,郭沫若赶紧来东京看望朋友。

郭沫若见到陈龙骥后,他的病情逐渐加重,已经不能起床了,郭沫若只好将陈龙骥送到养生院。

可惜,陈龙骥病情太重,最终不幸病逝。

郭沫若怀着悲痛之情为朋友处理后事。

当他返回圣路加医院拿陈龙骥的X光片时,他遇见了医院一个护士。

这个护士叫佐藤富子,1894年3月4日出生于日本仙台宫城县一个富裕家庭,比郭沫若小两岁。

佐藤富子的家庭在日本比较奇特,她的祖父是日本仙台藩的“剑道指南番”(即剑道老师),是一个典型的日本武士;而她的父亲却接受西方思想,成为一个牧师。

佐藤富子在父亲的影响下,也成了基督徒,并接受了新式思想,并就读于一所由美国人创办的新式女校。

1915年,佐藤富子从女校毕业后,母亲就为她订了一门亲事。

佐藤富子知道后毫不犹豫地离家出走,来到东京圣路加病院,做了一名妇产科护士。

当郭沫若回到圣路加医院拿X光片时,意外邂逅了佐藤富子。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刹那间,两人彼此吸引,眼神交缠在了一起,久久未曾离开。

正好,当时X光片还没有洗出来。

佐藤富子提出,到时给郭沫若寄过去。

两个互生情愫的年轻人就这样留下了联系方式。

03、情意绵绵

一个星期后,回到冈山的郭沫若收到了佐藤富子寄来的X光片,还有一封用英文写的安慰信。

信中,佐藤富子如她父亲一般用宽和的教义安慰郭沫若,嘱咐他节哀顺变。

这封安慰信有如甘霖救了郭沫若一命。

此时的郭沫若,正处于极度混乱、压抑时期。

第一,他有一场旧式婚姻的束缚,在他留学前,母亲让他娶了张琼华为妻。

郭沫若对张琼华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结婚五天,郭沫若就离家出走,东渡日本。

第二,郭沫若学业不顺利,繁重的学习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想从事文学创作,可是旧式文学让他施展不开拳脚,新式文学的探索又迟迟找不到灵感。

第三,人在异乡为异客,郭沫若在日本求学期间,受尽日本学生的排挤和欺负。

那时候的郭沫若极为孤寂、痛苦、郁闷、愤懑,他曾想过出家为僧,也曾想过自杀。

佐藤富子的出现,就像一个天使,拯救了迷途中的郭沫若。

郭沫若欣喜若狂,找到了人生的新希望,他确信自己爱上了这个姑娘。

郭沫若提笔写了第一封信给佐藤富子。

信中,郭沫若一上来就袒露心声,大胆表白情意绵绵地写道:

“我在医院大门口看见您的时候,我立刻产生了就好像是看到圣母玛利亚那样的心情,您的脸放出圣光,您的眼睛会说话,您的口好像樱桃一样,我爱上了您。”

在日本,很少有人像郭沫若一样,如此直白,如此热烈。

佐藤富子有些动心,也有些迟疑,但她也没有拒绝,开始和郭沫若通信。

冈山与东京相隔千里,但在短短的4个月时间里,两人连续通信40多次,通信最频繁的时候,两人一个星期内5次通信。

这年9月,佐藤富子给郭沫若回了两封信。

一封信写道:

“我所思慕的哥哥:每天每天我都在思念你,我不知道你的现状是怎么样……”

另一封写道:

“哥哥:除你而外我是不能再爱别人,我这个肉体,我这个灵魂,除你而外是不许为任何人所有。”

两人就这样坠入爱河。

这年10月中旬,佐藤富子有5天假期。

她像所有热恋中的女孩子一样,想和郭沫若共同度过这段时光。

两人秘密相约到滨川、大森和房州等地旅游。

这5天的相处,让两个人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一天晚上,明月当空,点点星子,清风徐来,吹起了一段炽烈似火的爱情。

两人紧紧相拥,完成了初吻。

激情难抑的郭沫若灵感迸发,写下了《Venus》这首短诗。

此后,郭沫若又写下了《新月与白云》、《死的诱惑》等诗献给最爱的佐藤富子。

从此,一个文豪就此诞生,郭沫若成为中国新诗奠基人!

04、安娜

这年年底,郭沫若和佐藤富子不顾双方家庭的反对,毅然决然地自由结合在了一起。

结婚后,郭沫若为佐藤富子改名为郭安娜(意思是优美的)。

从此,樱花树下亭亭玉立的佐藤富子变成了以郭为名的郭安娜。

1917年12月12日,郭安娜为郭沫若生下了长子郭和生(后改名郭和夫)。

1920年3月15日,次子郭博生(后改名郭博)出生;

1923年1月22日,三子郭佛生(后改名郭复生)。

至1923年3月,郭沫若从日本九州大学医学部毕业时,郭安娜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此后1932年,郭安娜又生下了四子郭志鸿,长女郭淑瑀)。

这段时间,郭沫若经济比较紧张,日子捉襟见肘,可郭安娜这个富家女却没有埋怨,尽心尽责为郭沫若照顾家庭,免除他的后顾之忧。

郭沫若毕业后不久,他准备带郭安娜和孩子们回国。

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原配夫人张琼华怎么办。

大哥给他说了两个办法,第一和张琼华离婚,第二和张琼华、郭安娜一起生活。

郭沫若思虑再三,选择了第三个办法,他给大哥写信道:

“离掉张氏,我思想没那么新;二女同居,我思想没那么旧,不新不旧,只好那么过下去。”

于是,郭沫若采取折中主义,既没有和张琼华离婚,也没有和她生活(最终,张琼华终生没有另嫁他人,一直是郭沫若名义上的妻子),而是选择和郭安娜一起生活。

1923年4月1日,郭沫若带着郭安娜还有三个孩子一起回国。

期间,因为贫困生活所迫以及郭沫若参加革命后条件不允许,夫妻俩多次分别。

1928年2月,参加完南昌起义的郭沫若辗转多地,准备前往日本。

临行前,郭沫若得了伤寒,重病不治,医生让郭安娜准备后事。

可郭安娜没有放弃,无微不至的照顾郭沫若,终于救回了郭沫若。

这是郭安娜第二次救郭沫若。

此后,郭沫若一直生活在日本,因为有了郭安娜的照顾,他才可以尽力施展自己的才华,终成一代文学宗师,历史学家。

05、劳燕分飞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全面抗日战争拉开帷幕。

7月25日凌晨四点半,郭沫若强忍心中不舍,毅然决然“抛妻别雏”,回国参加抗战。

等到郭安娜发现后,她痛如刀割,却非常理解丈夫的决定。

此后十余年,郭安娜与郭沫若失去了联系,她独自一人,抚养孩子。

因为郭沫若抗日的关系,郭安娜遭受日本警察曾多次骚扰、盘问、逮捕,万千辛苦,难以言说

最终,郭安娜被日本开除了国籍。

日本国内没有了佐藤富子,只有郭沫若的妻子郭安娜。

1947年11月,郭沫若来到香港,公开露面,发表文章,开始统战工作。

远在日本的郭安娜得知了丈夫的消息。

1948年5月,归心似箭的郭安娜带着郭和生、郭佛生、郭淑瑀来到了香港,万里寻夫。

在香港九龙山林道上的一幢小楼上,郭安娜和三个孩子见到了郭沫若。

11年的沧海桑田,寒暑交替,春去秋来,郭安娜已经不再年轻,可她对郭沫若的爱从来都没有变过,至死不渝。

那郭沫若呢?此时的安娜还是他的天使吗?

那一刹那,郭安娜很激动,她很想像初恋时一样,扑到丈夫的怀抱。

然而,她迟疑了,因为她看见郭沫若身边还站着一位远比她年轻的女人。

这个女人是郭沫若的第三位夫人于立群,也是郭沫若在30年代结识的红颜知己于立忱的妹妹。

于立群于1938年和郭沫若未婚同居,1939年结婚,她为郭沫若生下了五个儿女。

此时,她就和儿女们站在了郭沫若身后。

郭安娜如遭电击,不需要郭沫若向她解释,她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这样的事本是不应当发生, 可是终竟发生了。

11年魂萦梦绕,千里迢迢,苦苦寻夫,她等来的只是咫尺天涯。

此时相见,争如不见。

郭安娜没有大哭大闹,转身就走。

不久,组织让冯乃超与郭安娜商讨将来的打算,处理郭沫若与两位夫人的关系。

此时的郭安娜不仅是一个被抛弃的女人,更是四个孩子的母亲。

她可以接受失去丈夫,却不能容许自己的孩子失去父亲。

思前想后,她答应和郭沫若离婚,但有三个条件。

第一、郭沫若要负责完成郭志鸿和郭淑瑀的学费;

第二、郭沫若要给郭安娜本人相当数额的赡养金;

第三、在上述两个条件得到圆满解决后, 郭安娜要郭沫若登报声明,两人脱离关系。

经过反复商量,郭沫若答应把他的部分著作的版权归郭安娜所有,勉强完成前两个条件。

第三个条件,卡住了,郭沫若无法做到。

如果他登报声明,那他和于立群十年婚姻又算什么呢?

郭沫若此时代表的不是他一个人,这会造成怎样的不良影响呢?

最终,由于种种原因,双方没有谈妥。

郭安娜几次找郭沫若见面,郭沫若避而不谈。

而后,郭安娜找到周恩来和邓颖超(北伐战争前,郭安娜在广州结识了周恩来夫妇),希望由周恩来做工作,可最终还是悬而未决。

因此,一直到最后,郭安娜还是郭沫若名义上的妻子(其实张琼华也是)。

后来,经毛泽东亲自出面,组织安排郭安娜加入中国国籍,并到大连定居,远离了郭沫若。

此后,夫妻俩见过寥寥数面,一切都归于平静,至少郭安娜表面上如此。

1975年下半年,郭沫若病重住进了北京医院,郭安娜在女儿的陪同下来看望郭沫若。

郭安娜第一句话是:“你变了, 变得慈祥了, 你是会进天堂的。”

此次重逢,夫妻俩人全程用日语交谈,熟悉的声音,却注定换不回曾经的海誓山盟,只留下曾经的呢喃细语回味无穷。

此次重逢,郭安娜还给郭沫若看了上一年她回日本时拍的两人在市川故居的照片。

照片中,有些没有变,有些花草树木已经死了,死去的还有两人的爱情。

但是,到了这一刻,剩下的只有曾经美好的回忆。

沙扬娜拉,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沙扬娜拉

(注引自徐志摩《沙扬娜拉》)

沙扬娜拉,再见,再也不见。

这是郭安娜和郭沫若最后一次见面,59年前两人第一见面是在东京圣路加医院,59年后,又是在北京医院。

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两人首次邂逅和永别都是在医院。

1978年6月12日, 郭沫若与世长辞。

郭安娜得知消息后,淡淡地说道:

“上帝会热情地欢迎他, 在那里他会得到安慰和快乐的。”

1994年8月15日,郭安娜不幸病逝,享年100岁。

全国政协和中央统战部上海统战部组成治丧小组,小组发布讣告,讣告上赫然写着:

郭沫若同志日裔夫人郭安娜女士!

在郭安娜生命结束的那一刻,她还是郭沫若的妻子,曾经是,永远都是,或许这就是她一生的坚持。

她爱过,付出过,拥有过,失去过,甜蜜过,伤心过,这就够了

郭安娜这个世纪老人就这样走了,她带走一段世纪爱情。

这爱情像是樱花,盛开到落下,熬不过仲夏,可那首《Venus》却成为了永恒。

而这首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新诗永远都属于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