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供给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具体指什么)

生活主编 103 2024-07-17 07:27:10

视频加载中…

央视财经(《经济信息联播》)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了当前我国经济发展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事实上,它也是今后一个时期里,中国经济工作的主线。尽管这一系统性改革已经深入到当前经济生活中的多个方面,但如何理解、推进这一改革,许多人其实还并不清楚。

近日我们财经频道举办的2016央视财经圆桌会议,就专门邀请了多位国内顶尖学者,就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话题进行了系统梳理。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就将为大家呈现他们的精彩观点,首先,我们不妨听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当下中国意味着什么?专家又是如何定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

什么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 马建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就是消除资源有效的流动,生产要素有效地流动,资源合理配置的体制机制的障碍,来实现增加有效供给,消除无效供给,提高供给和需求的相配性。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马晓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要从供给侧入手,围绕经济发展中的结构性矛盾和问题进行改革。

改革的目标是,要以需求为导向增加有效供给,在路径上、以市场为导向增加资源配置活力,动力是以改革为引擎增加有效制度供给。最终形成供求有效对接,生产力得到解放,经济保持中高速,产业迈向中高端。

供给侧改革的主要内容是有四项,第一去除无效供给,第二改造传统落后供给,第三增加新供给,第四,不能简单地理解供给仅仅是提供产品和服务,还要用包括强化、有效的新制度供给。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供给侧改革是解决什么问题?是解决解放生产力的问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解决的提升竞争力的问题,不是说供给不足,而是竞争力不行,很多东西也不是说没有需求,是产品的质量不行。

比如说谈的最多的钢铁水泥,好像是产能过剩,仅仅是产能过剩吗?高端的很多东西还是需要去购买,还有农产品,奶粉没有需求吗?什么产能过剩?还要去相当去购买。所以不是简单的需求问题,是结构性的问题,竞争力不行的问题。

任何一项改革都需要抓手或是优先切入口,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不例外,那么这场改革如何实现呢?不少专家都将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放在了首位。

实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路径?

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 马建堂:要达到这样一个目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三个层面的改革非常非常地重要。

第一个层面,是政府。政府的改革,就是要继续沿着本届政府开门办的第一件大事,简政放权。进一步通过简政放权,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重塑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

第二个层次的改革,生产能多能少,人员能进能出,那些“僵尸企业”能生能死,这恐怕是企业作为微观经济基础、微观的环节、微观的主体、微观的细胞,按照市场信号配置资源,优化资源配置,提高生产要素流动性,进而提高供给效率的最核心的东西。所以我们还需要大力地推动我们国有企业的改革。

第三个层面,应该是市场。我们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就是通过改革消除资源流动、要素配置的障碍。我们要素流动到哪里?资源配置到哪里?要有信号,这个信号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很重要的是价格。由市场形成的,反映市场供求的价格是资源配置的信号,是要素流动的信号,我们要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价格改革,还是要不停步。

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要想去杠杆、去库存、去过剩产能怎么办?要做什么?在我看来,首要的一个条件,建立一个公平竞争的,能够灵活调节资源配置的这样一个市场。没有这样一个市场环境,恐怕这个所谓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这些任务,都恐怕难以实现。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 黄剑辉:要从金融供给侧来入手,包括从央行金融供给侧入手,大力促进金融有效的供给,与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有效需求的匹配,破解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同实体经济的外企、国企、民企,尤其是国企,生产力的供给主体入手,来实现实体经济的有效供给。

改革当然不会一蹴而就,尤其像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样的系统工程,又有哪些突出的难点呢?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难点?

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 马建堂:在投资建设环节,我们的关卡还是比较多,我们需要盖的章子还是比较多,我们的许可审批还是比较多,另外在政府的许可的后边还有很多的中介机构评估、审评、检验、检测、审评。同时关联企业收费,我们把它概括为叫做几多几长,关卡多,盖章多,收费多,时间长。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的第一副总裁就说,在深圳说是主要(问题)是咱们的企业杠杆率(高),我觉得这个也是对的,大家认同。就是我们的去库存也难,但也不是那么难,因为我们城镇化没有,还远没有结束。

那么我们的去产能很艰难,也痛苦,但还是能做到的。降成本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效,那么补短板我觉得也是假以时日还是能做到的。所以最关键的是去杠杆,这个不光是中国也是世界性的难题。那么大家看,我们的这个杠杆率,当前总的杠杆率,就是不算金融机构的,大约是200。那么企业的130,也有说140的,应该说是全球最高的杠杆之一。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 贾康:经济运行还在不断地往下,表现出阶段转化的综合的这个情境之中,我们现在就要掌握好怎么样理解引领新常态的任务。这个新常态的新已经明朗,但“常”没有实现。我的理解是“常”要解决什么?

经济的下行不能一降再降,必须完成一个阶段性的触底,摇摇晃晃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没有再明显继续下沉的势头了,然后要企稳,企稳以后要一定配上打造经济增长质量,提升升级版这样一个实质性要求。对接一个时间,又长又好的中高速增长平台,一旦到了这个境界“常”就实现了,。

(本文编辑:实习 魏园园)

相关文章